|
27 ~ 34℃ 多云 桂林天氣詳情
客房預訂
入住日期:
離店日期:
預訂

酒店位置

酒店位置

新聞中心

長租公寓行業洗牌加劇 有上市房企開始剝離該業務

發布時間:2019-07-15

    長租公寓行業的風頭正在慢慢消退。相比于2017年初登風口的熱鬧,去年大面積爆雷的喧囂,今年上半年這個行業變得低調起來。

  困擾長租公寓行業已久的盈利問題仍未解決,由于持續虧損,已經有上市房企開始剝離該項業務。

  行業洗牌加劇

  近年來,由于國家的支持,長租公寓的規模越來越大。除了市場上占據一定市場份額的自如、魔方、樂乎等機構運營者之外,房企也紛紛開始布局住房租賃領域。根據克而瑞提供的數據顯示,房企作為長租公寓領域中的主力軍,經過幾年沉淀,目前國內TOP50規模房企已有近一半企業布局長租公寓。

  2018年,風頭正勁的長租公寓行業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危機,從瘋狂搶奪房源被約談,到甲醛門事件,再到大型長租公寓企業爆倉,這個新生的行業在危機中逐漸開始自我凈化。

  據不完全統計,2018年長租公寓爆倉的數量達11家,包括好租好住、長沙優租客、愷信亞洲、杭州鼎佳、石家莊眾客驛家、北京昊園恒業、上海寓見公寓等,最終失敗的原因大多是資金鏈斷裂。

  決定長租公寓機構生死的融資情況今年也并未見好轉。2018年上半年,在政策的推動下,房企專項債券的申請迎來窗口期,多家企業專項債券的發行也為企業補充了運營資金,然而進入下半年,情況急轉直下,房企和地產基金主導的住房租賃專項債屢屢遭監管層中止或終止。

  房東東創始人全靂告訴《華夏時報》記者,大部分長租公寓機構現在存活是靠融資,中小長租公寓機構的融資成本很高,平均在15%左右,但其本身的利潤有限,大部分還在虧損,融資無異于飲鴆止渴。今年長租公寓將度過一個很明顯的資金寒冬,今年資本都很謹慎,對長租公寓的熱度在降低,機構年年虧損,虧到哪一年都不知道,哪怕報表做得再好看,今年也很難融到錢。

  但機構之間的分化也在加劇,在融資難的普遍情況下,一些頭部企業仍然獲得了大量的資金支持,樂乎在2018年順利完成超億元B輪融資,魔方于今年3月獲得1.5億美元D輪融資。也有受資本拖累而導致規模拓展受限的公寓,如未來域受投資方資金鏈斷裂影響,管理規模與去年持平。

  58安居客房產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張波在接受《華夏時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從長租公寓行業本身來看,第一階段的“群雄并起”已近結束,長租公寓的運營方的品牌在數量上的快速增長期已經接近尾聲,2019年長租公寓企業數量已經有了一定減少。第二階段是行業集中度的提升,即“寡頭之爭”,并且目前這一階段還將持續較長時間,規模化之爭的背后邏輯在于頭部短期難盈利,但非頭部企業未來的生存發展空間較小。大量中小品牌的長租公寓品牌未來被淘汰出局亦屬正常。

  房企剝離長租公寓業務

  多家房企的長租公寓業務發展也不大順利。克而瑞數據顯示,2019年上半年,房企運營商整體風向收斂聚焦,拓展增速放緩。

  朗詩成為第一個剝離長租公寓業務的房企。5月14日,朗詩綠色集團公告稱,將處于虧損階段的,包括長租公寓在內的5項業務剝離至控股公司朗詩集團。集團長租公寓品牌“朗詩寓”作為創新類業務仍處于培育期,預計未來兩年將繼續虧損,日后將產生持續資本開支,剝離至控股股東朗詩集團,可減少朗詩寓虧損對公司業績的影響。

  2019年3月26日,在萬科2018年度業績會上,萬科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祝九勝表示,萬村計劃比我們一開始想象的要復雜,涉及的利益相關方太多,我們會穩妥推進已經獲取的項目,盡快使其成為可出租的狀態。他還提道,長租公寓現在看起來要賺錢很難。

  隨后有消息傳出遠洋集團也將剝離長租公寓業務,但消息尚未獲得企業的回應。

  很多布局長租公寓的企業并沒收到預想的結果。比如,世聯行以紅璞公寓為主的長租公寓仍然在虧損,4月份世聯行方面坦承,目前公司長租公寓業務還尚未盈利,屬于公司業務發展的戰略型虧損。在公寓業務立項時,公寓的平均租期是12年,預計需要5年的回收期。收縮業務成為世聯行不得不做出的選擇。

  張波表示,長租公寓難盈利是行業的普遍現象,過往幾年房企為了爭奪長租公寓“第二跑道”,紛紛加大了布局力度,而現實的盈利問題導致房企不得不將其和主營業務相剝離,這一現象預計會越來越普遍。

  需從產品力做文章

  一直以來,長租公寓的盈利模式是困擾行業發展的一大難題。

  經濟學博士、空白創始人、貝殼研究院名譽顧問楊現領曾經明確表示,長租公寓拿投資時的一個關鍵邏輯是錯誤的。他認為,行業從業者假定的“未來的租金會以每年5%到10%的速度增長”,這是絕對不可能的。因為在收入增長的時候,租金漲幅遠遠達不到收入漲幅的水平,在收入下跌的時候,租金的跌幅往往遠遠大于收入的跌幅。這是由租賃人群結構決定的,青年白領人群不會把錢更多地投入在租賃上。

  樂乎城市青年社區CEO羅意一語道出了企業的生存難題,他在此前接受《華夏時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“長租公寓的盈利模式很簡單,就是以租金為主。就目前的市場情況來看,每一個項目本身都是盈利的,但是機構、品牌商不掙錢,是因為長租公寓的中后臺成本很高,包括高管團隊、IT體系、營銷成本、辦公成本等。輕資產模式要靠量去撐,樂乎現在也沒想盈利的事情,而是追求做大的可能性,把量跑起來的可能性。”

  全靂也提道,這個行業還處于發展的初期,本身商業模式還不成熟,現在無論是重資產模式,還是輕資產模式,都還沒有盈利,因為面粉也就是拿房成本已經很貴了,做出來的面包就很難賣掉。去年爆倉的機構很多都是急于擴張,這么大量地擴張房屋,但房子又租不出去,導致空置率過高,資金池自然就成了負的。大家都想做大,但是還需要考慮,長租公寓其實是一個服務性行業,步伐要慢一些,基礎都沒有做好,出問題是必然的。

  張波則分析,租賃機構的盈利預期和用戶租金的接受度之間的矛盾目前依然存在。在租房人群的薪資方面,58安居客房產研究院數據顯示,約八成租客月薪在萬元以下,能夠接受的租金在一線城市大都在每人2000元左右,而從現實供應的租賃房源來看,大都超過租房者預期。但另一方面,很多租賃機構在現有的租金水平下,往往不能保證合理的盈利預期,甚至大部分的長租公寓運營方依然沒有實現真正盈利。長租公寓運營方未來需要從長租公寓自身“產品力”上多做文章,提升用戶在長租公寓的差異化體驗,來達到更高的收益水平。